yangyong6106

带大画幅相机上街向姑娘邀舞201607

带大画幅相机上街向姑娘邀舞2015-09-22 09:22 澎湃新闻网

Greg Miller和他的相机。

1986年的黑白老电影“Down by Law”中,当Roberto Benigni遇到 Tom Waits,他说:“It’s a sad and beautiful world.”这也是Greg Miller看待世界及贯穿进作品的理念。

1967年生于田纳西州Nashville(美国乡村音乐发源地)。19岁的时候搬去纽约,1990年毕业于视觉艺术学院,2008年获得约翰古根海姆基金会摄影奖学金,作品出现在纽约时报、Time、Esquire、Fortune、LIFE等杂志,2001年开始在纽约国际摄影中心任教,在缅因州媒体工作室有工作坊。目前他和妻子、两个女儿住在康涅狄格州。

Greg Miller使用的是8X10大画幅相机,去街头捕捉人与人之间的微妙联系与悬空的现实感。他如此评价自己的工作伙伴:“它很重、很慢,胶片也贵得可怕。但我喜欢拍照时的感觉,以及人们看到它的反应,让我不得不和别人交谈,尤其在街边拍摄的时候。带着8×10上街就如同穿过整个舞池向一个女孩邀舞,让人兴奋。”

Untitled,1997,from serie"Asser Levy Pool"

Florence,1997,from serie"Primo Amore"

Bracciano,2001,from serie"Primo Amore"

Fiumefreddo Bruzio,2003,from serie"Primo Amore"

由于父亲是一所高中的乐队指挥,Greg Miller拍摄了Band Camp系列。尽管很多孩子成年后不会继续玩乐器,但是在学生时代,类似足球队、曲棍球队,参加乐队让他们的激情有地方安置。

Horns,2007

Tuba,2008

Timpani,2008

Formation,2004;Saxphone,2008

8月中旬的烈日下,这些学生没有去度假或跳进泳池,而是聚在一起训练,Greg Miller说他在拍摄中发现了无知、焦虑、汗水和激素失调。

Untitled,2008,fromserie"Asilo"

30年前圣保罗Caconde的小镇上,一位当地牧师为老人建立了一处住所,当他搬走后里面的结构都荒废了,直到2008年一家经商的当地人自费完成了这处庇护所。Greg Miller前去拍摄的时候门虚掩着,堆放着一些时政储存的课桌椅、旧电脑、长排座椅、乐器的等等,旧市民和新市民都带着记忆和历史继续着生活。

from serie"Election Day"

这个系列是为Esquire杂志拍摄2004总统选举的投票点。他将注意力完全从选举、候选人和竞争中移开,只对准了将过程无限现实化的人群——市民。

Waiting for Crazy,Stupid,Love,2011

Waiting for Green lantern,2011

Waiting for Iron Man,2010

Waiting for Robin Hood,2010

Waiting for Toy Story,2010

Greg Miller家后院隔壁有一家免下车电影院,他从那儿开始了Waiting for…系列的拍摄,载着朋友、爱人、家人的车子源源不绝地前来,他每次都在电影开始前拍摄人们等待的画面。每张照片的名字里有等待的电影的名字。

from serie"Undo Dust"

从1997年开始他就在曼哈顿拍摄Ash Wednesday(复活节前的第七个星期三),教会会举行涂灰礼,把去年祝圣过的棕枝烧成灰,涂在教友的额头上。拍摄试图去审视现代都市里信仰的变化。

from serie"Gotham"

这些拍摄于1997年纽约市的照片被登载在New York Magazine上,你能看到一些有趣的画面,Spring St.上的一对情侣在商贩的注视下谈论着未来,Madison Ave.上一位女士停下就着光线审视骨科X光片,稍矮的朋友躲在高大的朋友背后点烟,18年前的纽约历历在目。

Schnecksville Community Fair,2005

Schnecksville Community Fair,2005

National Date Festival,2005; Schnecksville Community Fair,2005

Cumberland County Fair,2007; Tazewell County Fair,2009

Cumberland County Fair,2007

以上来自“County Fair”系列。

1968年他1岁的时候,祖父毫无预兆地去世了,之后在Nashville住了20年,搬了17次家。之后在纽约花了同样的时间去工作、成家,再回到家乡去拍摄。你会如何去拍摄已经失去的东西?他去找答案的同时说,回乡如同回到凶案现场。以下是他寻回童年记忆的Nashville系列。

Duck River,2008

Old Hickory Boulevard,2008

Harding Place,2008

Hillsboro Pike,2008

Union Street,2008

“我始终有拍摄人群的欲望,去街上可以有源源不断的人,最开始的时候我常常很快结束拍摄,当我意识到自己是为了某种满足去拍摄的时候,就被焦虑围绕,即便有时还没有开口说话,我仍为将要冒犯他人隐私而感到不安。”当时他还是拿着Leica和轻便相机的摄影师,爱拍人但是排斥和人交流,直到开始使用大画幅相机才开始与人顺畅地互动,完全改变了他的生活。尽管扛着大家伙让他看起来很老派,甚至像个勒德分子,他依然喜爱并认真拍摄每一张底片,也努力工作为每100张底片支付1500美金。

Ryan,2013

Elsabet,2013

Gioia,2013

在宁静的镇上,他望着女儿Gioia等巴士去上学,还会有一些其他睡眼惺忪的孩子,然后自己去工作,日复一日,渐渐他开始好奇自己不在女儿身边的那几个小时。School Bus Stop系列,关于巴士站像两个世界间的隔膜,隔开了孩子和成年人。

他曾想成为Garry Winogrand,也想成为Weegee,热爱O. Winston Link,佩服An-My Le,为Tim Hetherington感到惋惜,也喜爱Nina Berman的作品。现在他开始的拍摄项目,是关于家人和生活周遭,对他来说,这是最好的拍摄对象、灵感之源,也是最难拍的。

Jamestown for TIME Magazine,2007

Lower Broadway,2012

Tina and Gioia,2009,妻子和女儿

他自己和女儿

最后看一下他的学生们,一群扛大画幅的家伙。(救救脸盲,最右是Greg Miller?)

Greg Miller’s ICP Large Format and Street Photography Class in DUMBO Brooklyn in Winter 2013.


评论